新御宅屋 > 玄幻小说 > 泡沫蔷薇 > 正文 第059章 被迫住院
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锡泽发黑的脸色,苡沫也止了声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该怎么办?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过来,放开我!”苡沫哭着推开身边的人,陌生的男子却一直向前。

    “苡沫!”莫宇皓蓦的从床上坐起来,冷汗顺着额头留下来。

    头隐隐作痛,原来是个梦啊!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床边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?”莫宇皓揉揉头。

    “我在路上看到你晕倒了,我就叫120来把你带到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怎么晕倒的?”好端端的怎么会晕倒呢,头为什么这么痛?

    “大夫说你身体不太不好,要多观察一下,我去帮你叫医生吧!”陌生的男子冷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先生,谢谢你。不用叫了,我现在有事要离开。”苡沫还没找到,他怎么能安心的在这里坐着?皓说着准备起身下地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不能动。”男子上前制止他,老板说过他没联系自己之前,不能让这个人离开医院的。

    “小皓,你又不听话了。”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白叔叔。”莫宇皓知道遇见白晟会是件麻烦事。

    白晟对男子点点头:“谢谢你帮忙照顾小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,既然医生认识他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病房外,男子拿出手机:“老板,莫宇皓醒了,我要不要看着他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回来吧。”羿宸挂断电话,邪邪一笑。还好杨锡泽动作还算快。

    病房内。

    “白叔叔,你让我走吧,苡沫现在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她有多危险,我只知道你现在很危险。那个女孩的安危值得你用生命去交换吗?”

    “白叔叔,我知道我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白晟打断莫宇皓的话:“我之前就提醒过你,你的身体状况很不好,你却不肯住院调养。这次,由不得你任性了,我已经通知你父母了,你就在这安心的养病吧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住院,但是,让我先找到苡沫好不好?”皓恳求着。

    “想保护别人之前,先保护好你自己吧!没有你她也能活得好好的,你安心养病,别又想偷着跑出去,我会让人看着你的。”白晟虽然冷冷的语气,心里还是心疼着莫宇皓的。

    “白叔叔……”不等皓说完,白晟已经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皓握紧苡沫的手机,喃喃自语:“苡沫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狐狸拿起电话拨通展翊的电话:“阿翊,我是成葳。”

    “成先生?是不是我们泽哥出什么事了?”阿翊正带着人四处寻找苡沫,接到狐狸的电话尤为担心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的弟兄们收队吧,黎苡沫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泽哥呢?”为什么泽哥没有联系他呢?

    “呵呵,不懂事!”狐狸笑起来:“人找到了,锡泽当然是和她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!”展翊一是语塞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通知一下莫宇皓吧,黎苡沫现在很安全,那小子一定急疯了。”狐狸知道莫宇皓和杨锡泽一样,把黎苡沫看得比自己还重要。

    让锡泽的人通知莫宇皓,也算是给他个交代。是给他们机会独处,还是前去找苡沫,都有他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展翊痛快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莫宇皓看着手机屏幕上亮起的展翊的号码,微微皱眉,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皓哥,我是展翊。泽哥找到黎苡沫了,请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在哪?苡沫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她很安全,至于他们现在在哪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皓的眸光暗下来,展翊给他打来电话无非是想告诉他,锡泽找到了苡沫,不要让他前去打扰。

    他只好淡淡的回了句:“好,谢谢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皓才算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苡沫现在和锡泽在一起应该是安全的吧?这就好。锡泽,你是怕我跑去破坏你们,所以才不告诉我你们在哪里吗?没有我,你们就会快乐吗?

    旧仓库。

    苡沫和锡泽肩并肩坐着,锡泽小心翼翼地用纸巾擦去苡沫受伤的血迹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苡沫摇摇头。

    锡泽伸手刮了一下苡沫的鼻子:“这么快就不疼了,刚才还哭的跟个什么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说我哭起来特别丑。”苡沫伸手想去推锡泽,却被锡泽一把抓在手里:“别又弄伤了自己,你那么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生我和皓的气吗?”苡沫满脸愧疚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想生气,但是我那里有这个资格呢?他和你从小一起长大,保护了你十几年。你选择保护他,也在情理之中。我很羡慕他,在你成长的时光里,他都在,我也嫉妒他,在关键时刻,你选择站在了他那边。可是,现在我觉得他更应该羡慕我,因为你最后选择的人是我,就凭这一点,我就赢了他。我还有什么好计较的?”

    锡泽早就想告诉她这些了。他不想再逃避,也不想再浪费时间。因为他终于明白,在爱情里,嫉妒和误会一样可怕。

    “锡泽……”听到他的这些话,苡沫不禁感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又哭了。”锡泽轻轻为她拭去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变了?”

    “浑身上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回答?”锡泽不禁觉得她的答案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苡沫缓缓的说:“你变得让我,爱不释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夸奖我吗?”

    苡沫却笑起来:“我干嘛要夸奖你?你这个人,脾气超差,嘴巴又毒,爱自以为是,又目中无人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锡泽低头一下子咬住她的唇瓣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杨锡泽顺势把苡沫压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面对着锡泽近在咫尺的脸,苡沫的脸颊上飞上两酡红晕:“没有,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锡泽坏笑着挑起她的发丝,放在手指间把玩,声音里带着诱惑的气息:“你不是说我脾气不好,那你知道惹我生气的后果吗?现在这里,只有我们两个,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锡泽的蛊惑人心的声音引得苡沫心跳加快。

    苡沫吞了一口口水:“你,你别压着我,你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锡泽坏笑着解开两颗衬衫的纽扣,俯身轻啄苡沫的唇。苡沫闭上眼睛,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锡泽狠狠地吻过她的唇,翻身躺在苡沫身边看着她。

    苡沫睁开眼睛,害羞的坐起身,却被锡泽一把抱在怀里。听见锡泽强劲而有力心跳声,苡沫莫名的觉得安全。

    安静的躺了一会儿,锡泽突然柔声说道:“苡沫,告诉你个秘密。你是我的初恋。”

    良久,只听见怀中的人均匀的呼吸声,却不见她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锡泽低头一看,怀中的人睡得正香甜。他轻笑一声道:“笨蛋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几次共处一室了?你就这么放心把一切都交给我。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的。

    锡泽收紧了手臂的力道,在苡沫的额头上烙下一吻,安静的睡去。

    清晨,天蒙蒙亮的时候,锡泽就听见了门外锁头松动的声音,暗自发笑,这只狐狸,还算是有点良心。

    怀中的女人悠悠转醒,锡泽闭上眼睛假寐。苡沫睁开眼睛看见他美好的睡颜,轻笑一声,在他怀里睡得好舒服。

    苡沫支起上身,偷偷打量他的脸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让她一见钟情的脸,一张让她患得患失的脸,一张让她朝思暮想的脸,一张让她无法自拔的脸。

    苡沫抬起手轻轻抚摸他的鼻梁,蓦地被人突然伸手抓住,身下的人睁开眼睛,哪有一点睡意,锡泽瞬间翻身把苡沫压在身下,摄取她的唇。

    苡沫脸一红,小声的说:“明明醒着,干嘛装睡?”

    锡泽故意逗她:“我不装睡,怎么知道你对我别有企图啊?”

    “我对你能有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一大早的就挑逗我啊?你不知道男人早上的时候很容易冲动吗?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?我什么都没做。”苡沫的脸更加地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做?”细则来回打量她的脸,效仿着她刚才的动作,摸摸她的鼻梁:“那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啦,我做的,你想怎样?”既然被人现场抓到,苡沫也只好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怎样,我心情好,帮你把门打开,怎么样?”锡泽突然心情大好,把她拉起来。

    苡沫有些不相信他的话:“昨晚不是打不开吗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我心情好,当然能打得开。”锡泽说着轻轻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苡沫看着轻易被推开的门,惊呆了:“原来你早就打得开,都是骗我的,看我不打你。”

    杨锡泽解释道:“你脑袋是木鱼吗?不是我,这分明是狐狸做的你看出来吗?”

    苡沫才不管那些,追着锡泽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吃了早餐收拾完,苡沫就吵着要去见莫宇皓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的,就要去找别的男人,哎,我这个男朋友当得还真是失败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没联系他,他一定很担心,锡泽,我们去找他好不好?锡泽……”苡沫拽着锡泽的胳膊撒娇。

    锡泽弹了一下苡沫的脑袋:“我是怕了你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莫家。

    “您说皓昨天晕倒了?”看见郝雪薇一脸担心的神色,苡沫也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99mk.。